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枪伤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零八章枪伤

    为了表示当地政府对庄睿此行的重视,伦珠***专门派出了县委办公室的主任陪同,就坐在了庄睿的车上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县***局的几位同志,在庄睿的车队出城之后赶了上来,这也是伦珠***的安排,有些场合警察在,还是比较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“普布主任,你们政府做了很多工作啊?”

    车队驶出县城之后,庄睿发现,通往大雪山的道路,已经经过了翻修,比之前不知道要好出多少。

    在这条并不算宽敞的道路上,不时可以见到独行的僧侣和那些虔诚的藏民,正步行前往活佛转世的小山村朝拜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以前穷,那是没有办法,现在条件好一些了,伦珠***就把这条路给修了……”普布主任大概三十五六岁的年龄,脸上有着高原人特有的高原红,说话十分的质朴。

    听到普布的话后,庄睿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啊,要想富,先修路,这话说起来容易,但是做起来就难喽……”

    由于***独特的地理位置,在藏区修路,那绝对是一件风险度极高的工作,那条分别贯穿***的铁路和几十年前所修的公路,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修路工人的尸骨。

    庄睿的话题有些沉重,普布点了点头没有再回答,车上变得寂静了下来,不过这也没有维持多久,在车子来到视野开阔的大草原之后,前面的雪山轮廓,清晰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除了彭飞之外,其余几人都是第一次来到大雪山,看着远处的雪山不断的拉近着距离,几辆车上的女人们拿着对讲机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庄先生,咱……咱们还是要步行进去,这条路,实在是太难修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来到进山的入口处时,普布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,道路只能修到这里了,再往里面,那所耗费的金钱,不是他们一个小县城能负担的起的。

    “好,没问题,大家都下车吧……”

    庄睿向着对讲机喊了一句,推开车门走了下来,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,庄睿心中不禁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按理说以小金的灵性,自己都走到这儿来了,它应该前来迎接自己了啊,只是为何天上不见它的影迹呢?

    “萱冰,当年那只雪豹,就是在那里为我送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瑞和彭飞等人帮着医院的车在搬运器械,庄睿并没有上前帮忙,而是看着山坳处的一个岩壁,他记得很清楚,当年自己离去时雪豹在上面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只雪豹好有灵性的,还有那两只金雕,跟着咱们的车飞了好远的……”

    拉巴次仁院长上次是与庄睿通行的,那几只动物,给他留下的极其深刻的印象,现在白狮仍在,但是山里的另外几只动物,却不知道怎么样了?

    “我听庄睿说过好多次了,咱们这次把它带回去好不好啊?”秦萱冰轻轻握住了庄睿的手,她能感觉得到,丈夫对着这个地方有着特殊的敢情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是算了吧,雪豹离开了雪山,就不能叫雪豹了……”

    庄睿摇头笑了起来,看到那边车上的物资都卸下来后,说道:“走吧,准备进山了,嗯,这个拐杖你拿着,路上不是很好走……”

    抬头看了下天空,庄睿有些失望,不过当他从车上拿下自己的背包时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鹰鸣声。

    “是小金?!”

    庄睿猛地抬起头,看到从遮挡住山坳的山体后面,飞出两个黑影,顿时大喜,一把关上了车门,向空中挥舞起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嘎……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中的身影在众人上空盘旋了一下之后,小金猛地俯冲了下来,而另一只金雕,却是在空中久久的盘旋着,并没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庄睿安答,这……应该就是小金的父母吧?”

    在彭飞车上的帖木儿,一脸希冀的看着天空中的金雕,他此行能否获得幼雕,就要看金雕的父母争不争气了,如果他们没有孵化出小雕的话,庄睿也是没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庄睿盯着天空看了一会,开口说道:“它的体型大点,应该是金雕的父亲,嘿,帖木儿大哥,你的运气好像不错啊,只有一只金雕来迎接咱们,那说明另外一只,很可能在哺育幼鸟呢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空中的小金已经是落在了庄睿面前的草地上,只是落下时,身体微微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“小金,怎么这回才过来啊?是不是见到父母很兴奋?”庄睿习惯性的伸出手准备抚摸小金的时候,脸色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在小金张开还未完全收起的翅膀下,一条站立着的腿上,竟然沾染着血迹,浓稠的血液,将它下肢的羽毛都给黏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小金,谁伤了你?彭飞,拿点清水来,拉巴次仁院长,您给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庄睿上前抱住了小金,将它的身体横着放在了地上,同时一股灵气输入到了它的体内,探查了一番之后,才放下心来,小金只是腿部受伤,倒是没有生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枪伤(第1/2页)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