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内讧(一)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一十章内讧(一)

    “咱们不上去,他们又不下来,那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听到庄睿的话后,彭飞撇了撇嘴,在他看来,虽然强攻有一定的危险性,但是借助山上的岩石掩护,他还是有把握将几名盗猎分子给击毙掉的。

    “不下来?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下来呢?”

    庄睿闻言笑了起来,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,指着一处角落,说道:“看到没,这些帐篷什么的都没带上去,你以为他们都是超人,能在山上修炼成仙?”

    雪山长年积雪不化,即使现在是春回大地的三四月份,但是在这里,夜里的温度仍然会降到零度以下,就更不要说大雪山上了,那里绝对是滴水成冰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帮子盗猎分子走的急促,除了枪械之外,别的给养品基本上都遗失在了房子里,庄睿就不相信了,那帮子人能在零下十多度的雪山上撑得多久。

    庄睿也不怕他们翻越雪山另寻途径,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那帮子人根本就不可能在气温骤降之前翻过雪山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守住下山的路口,就形成了瓮中捉鳖的局面,除非他们甘愿在山上被冻死,否则一定会老老实实的下得山来。

    “咦,也是啊,与其辛辛苦苦的上去和他们拼命,倒不如在山下喝着小酒守株待兔了,庄哥,您的这个策略好……”

    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,仔细一想,不禁拍腿叫好,倒不是他想不到这个主意,只是有些时间没真刀实枪的和人干过了,这手心实在是发痒,压根就没往这上面去思考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策略,这是巴桑局长的主意,我只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庄睿不露痕迹的捧了下巴桑局长,事实的确是如此,巴桑让两个人守住出山的道路,也是考虑到这一层因素了,别人这公安局长也不是白干的。

    “庄哥,就按您说的办……”

    彭飞站起身来,笑着说道:“嘿嘿,我去买两只羊,烧烤好了拿到山口去吃,妈的,馋死那帮子王八蛋……”

    山口处不论进出,地势都比较狭隘,彭飞他们想攻上去难,上面的人想下来也不容易,所以只要守好山口注意隐蔽,山上的盗猎者拿下面的人也是没什么好办法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太阳的慢慢西落,大雪山背靠西边的山体,逐渐变得阴暗下来,山风呼啸,气温从白天的七八度,陡然降到了零下。

    在距离山脚下的山村约一里处的半山腰上,升了一堆篝火,四个人围在篝火旁冻得瑟瑟发抖,还有一个人则是披着队伍里唯一的一件军大衣,站在开阔处观察山下的情形。

    篝火边一个三十出头身材矮小的汉子,小心翼翼的向他身边一个肩膀上包扎着纱布的络腮胡大汉问道:“大哥,好冷啊,您那还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就是个吃货,吃,吃,都去吃牢饭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个子的话让面色阴沉的大汉暴走起来,一脚将他踹倒在地,随手解下腰间的武装带,狠狠的抽打在了小个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,饶命啊,饶命啊,这……这也不怪我啊,我看到公安就回来报告了,我怎么知道他们就四五个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个子被抽的满地打滚,惨厉的叫声回荡在山中,远远的传了出去,幸亏这儿是积雪覆盖不到的地方,否则说不准就会引起雪崩的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不知道,不知道,就是因为你不知道,兄弟们被困在这里,老子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个子的话让大汉怒火高涨,轮的高高的武装带使劲的抽了下去,虽然小个子穿的挺厚实的,还是疼的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“胡子哥,算了吧,打死他也没用,咱们想想怎么下山吧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篝火旁的一个人有些看不过去了,都到现在这步田地了,再闹内讧有什么用啊?白白让山下的那些警察们笑话。

    络腮胡也打累了,扔下了武装带,没好气的说道:“下山?怎么下山?这他妈的就一条道,难道能从这悬崖上翻过去?”

    络腮胡恨恨的坐在了篝火边,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小个子,真是宰了他的心思都有了,如果不是他,众人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。

    络腮胡本就姓胡,今年四十七岁,是四川人,从十七八岁的时候,就跟着家族里的长辈在西藏新疆等地偷猎,在西北道上,算是鼎鼎有名的一号。

    干偷猎这行当二三十年,络腮胡已经有了自己的走私渠道,把一些珍贵稀少的保护动物,从国内和俄罗斯接壤处贩卖到欧洲牟取暴利。

    从四川地区的金丝猴、到西藏野驴、藏羚羊还有黑熊、藏原羚、鹅喉羚、鬣羚、黄羊、盘羊这些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,络腮胡不知道亲手宰了多少。

    由于名声在外,络腮胡手下也有几十口子亡命之徒在他帮做事,其实早在五六年前,络腮胡已经很少亲自出来盗猎了,

    但是就在去年,有一个欧洲的富豪在藏区旅游的时候,看到一只美丽的雪豹,就拐弯抹角的通过人找到了络腮胡,出价三百万

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内讧(一)(第1/2页)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