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内讧(二)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内讧(二)

    说话的这个盗猎者三十五六岁的年纪,由于年轻的时候在两条手臂上各纹了一条龙的缘故,绰号就叫做二龙,他枪法极准,向奔跑中的藏羚羊开枪的时候,甚至可以准确的击中藏羚羊的眼睛而不伤其皮毛。

    前天上山发现金雕的时候,如果不是络腮胡被小金抓伤了肩膀造成一阵混乱,加上他的子弹卡膛的话,恐怕金雕早已被他给打下来了。

    二龙跟了络腮胡差不多有10年的时间了,说出这番话,并非是因为吃不得苦,他曾经为了追赶一群藏羚羊,三天三夜都没有合过眼,但这会实在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肚子里饥饿倒还能忍受,但是那刺骨的寒风,仿佛像是小刀一般,在一刀刀刮割着他们的身上的肉,身上的棉衣根本就抵挡不住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有着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,他们知道,能感觉到痛,说明还有希望活下去,万一连疼痛都感觉不到的时候,他们或许就会变成这冰山上的一座冰雕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盗猎者才提出了自首的建议,虽然他们作案多起,但是只要口风紧,咬死了不招,这次不过就是一个盗猎未遂,顶多加上个私藏枪支的罪名,进去估计也就是三五年的时间,总比窝在山上冻死强吧?

    看到络腮胡坐在篝火旁不语,二龙又开口劝道:“胡子哥,再这样下去,咱们真的都要交代在这儿了,出去还总归有条活路吧?”

    所谓的亡命之徒,那是在没有活路的情况下,才会拼老命的,并不适用于这里,在场的几个盗猎者虽然自问作恶多端,但手上并没有人命,单单是此次盗猎未遂,怎么都算不上死罪吧?

    默不作声的络腮胡突然抬起头来,看向二龙,问道:“二龙,你……跟了我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听到络腮胡的话后,二龙在心里计算了一下,说道:“胡子哥,我98年就跟你的,到现在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十三四年了,死在你手上的藏羚羊,没有一千只,也有八百了吧?”

    络腮胡笑了起来,只是笑容在篝火下,显得异常的阴沉,“别的东西就不说了,单是这些藏羚羊,就够枪毙你十回的了,自首?那是找死!”

    二龙有些不服气,开口嚷嚷道:“胡子哥,那些事咱们不说,谁知道啊?而且猎杀野生动物,也没死刑一说吧?”

    二龙也不是傻子,在国内猎杀野生保护动物被抓起来的多了,没听说谁被判死刑的,即使是那个剥了大熊猫皮的李传才,那也是死刑缓期执行的,基本上命是丢不掉的。

    话再说回来了,要说猎杀国家级的保护动物,在场的人手上都是沾满了鲜血,没谁会傻的将以前的事情给说出来的,络腮胡的话,让二龙很是不解,说话也不是那么恭敬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人性丑恶的一面,如果是在往常,二龙对络腮胡的态度,绝对是比见了亲爹还要恭敬的,但是现在事关自己的生死,二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不单是他,围在篝火旁的其余几人,也都一脸希冀的看着络腮胡,能活下去的话,没人愿意死的。

    络腮胡突然变得暴躁了起来,没有受伤的右手按在了他身前的冲锋枪上,阴冷的目光在几人身上扫了一下之后,说道:“行了,不要废话了,要还当我是大哥的话,今儿就熬过去,明天翻过这座雪山,咱们就能绕路走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老实话,络腮胡自己都不相信自个儿今天能熬过去,这可是零下十多度啊,只要等篝火烧完,就凭他们身上的那件羽绒服?估计等天亮了,一个个都都等变成冰雕。

    二龙见到络腮胡的举动,心里不禁突了一下,连忙说道:“好,胡子哥,您说怎么着就怎么着,兄弟们都听您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跟随络腮胡的时间最长,知道这个老大心狠手辣,一言不合真的敢将自己杀死的,而且二龙也隐约猜出络腮胡不愿意自首的原因,恐怕就是因为他手中有人命案子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二龙低下了头去,不过在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别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同样,在络腮胡冲锋枪的震慑下,其余几人也纷纷出言表示服从老大的安排,不过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那就只有天知地知自己知了。

    随着气温的持续下降,篝火堆冒出的火焰,也是越来越小了,四周的干柴都已经被拾干净了,远处他们又不敢去,在这种天气下如果不能保持充足体力的话,只能加速他们的死亡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几个人还围着篝火堆在不断的走动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几个人的动作越来越慢,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呆滞了。

    科学家曾经做过研究,在气温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人们大脑的思维,会变得迟钝,眼前的情况就是如此,几个盗猎者思维迟钝的情况,已经反射到了他们的动作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香,真香,我再加把火,周哥,出口那边您守着点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雪山脚下,同样也有一堆篝火点燃着,不过和山上不同的是

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内讧(二)(第1/3页)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